只问敢勇无问西东!第七届未EMC易倍来医疗 100 强大会盛大启幕
发布时间:2023-05-24 09:23:07

  EMC易倍2023 年 5 月 5 日,由 VB100、动脉网和蛋壳研究院主办,上海张江集团战略合作支持的 第七届未来医疗 100 强大会 在上海张江科学会堂盛大开幕。

  未来医疗 100 强大会作为中国医健创新行业中规模最大、信息量最大的产业与资本融合的生态大会,始终以 链接全球智慧、分享前沿技术、启迪科技未来,关注创投互动 为核心,引领中国医健领域创新与投资的风向。

  本届大会以 无问西东 为主题,在会期 3 天分设 3 个主论坛和 30+ 个分论坛,聚焦前沿科技成果、世界级医疗难题、领军企业战略、热门细分领域和创投新风向。吸引海内外顶尖的生命科学与医疗健康科研专家、上市公司、创新企业、金融机构和医疗机构从业人员参与。

  麻省理工学院 David H. Koch 学院教授 Robert Langer以一席《从 1976 年《自然》期刊中的一篇论文到 2020 年的 mRNA 疫苗》演讲拉开了 趋势峰会 的序幕,分享了他一路克服怀疑和障碍,研究新型癌症和心脏病治疗以及应对全球健康挑战的方法。

  Langer 教授首先介绍了大分子药在肿瘤治疗中的普遍痛点——不能在固体材料中缓慢扩散和有机溶剂会使肽、蛋白质或核酸变性,并回顾了分子生物学技术上的进步与革新;随后,以用于疫苗接种的微针贴片为例,具体介绍了其在人工心脏、透析管路、血管移植物、乳房植入物等场景的落地应用。

  最后,他对现场观众关于递送系统的终极形态的提问做出应答: 我认为,将来的递送系统肯定是多元化的,比如 LNP 会变得越来越好,与此同时还会有其他递送系统不断涌现,我们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进行给药。

  上海市浦东新区副区长吴强在致辞中指出,生物医药是浦东重点发展的六大 硬核 产业之一。经过 33 年的发展,浦东在生物医药领域集聚了一定的优势,正在打造生物医药世界级产业集群,作为浦东引领区建设和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 支持高水平的产业论坛,是浦东打造产业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未来医疗 100 强大会在张江科学会堂举行EMC易倍,并以未来 100 强榜单发布为契机吸引超过千余家的创新企业、投资人和专业人士参与,共同引领中国医疗健康领域的创新与投资风向。浦东支持打造张江科学会堂,就是希望能够汇聚更多的科学家、科技从业人员和创新创业者,分享创新科学火花和创新成果。看到张江科学会堂高朋满座,我感到非常高兴。未来,浦东将一如既往地欢迎各位嘉宾来浦东考察交流、投资兴业、合作共赢,共同推动中国医疗健康产业的创新发展和健康发展,为人类健康事业做出新的贡献。

  张江集团、董事长袁涛在致辞时表示,张江集团近年来牢牢瞄准全球科技前沿趋势,在未来赛道积极培育布局并向纵深拓展,吸引全球创新创业人才集聚,在细胞和基因治疗、AI+ 医药、合成生物学、现代中医药、医药机器人、健康养老、前沿诊断等细分领域,通过建立开放创新中心、组建转化平台、成立产业联盟、打造空间载体、建设特色园区等方式,不断构建并推动产业生态蝶变、优化,全力打造科创 核爆点 。 未来医疗 100 强大会是中国医疗健康行业产业创新与资本的生态大会,聚焦科创投资、技术创新、医疗健康产业链合作交流,关注行业细分领域,探讨创新与投资风向。我们期待用丰盛的思想聚会,给创新者带来启发,开启崭新未来。开放创新、活力四射的张江,欢迎生命科学领域的科学家、企业家和资本与服务力量在张江集聚发展,期待大家进一步深化合作,共同跑出双创的‘加速度’,让张江成为创新思想的聚集地,优质资源的交流地,创新创业的最佳地,更高质量地推动生命健康产业的未来发展!

  蛋黄科技创始人李大韬在致辞环节分享了动脉网对于自己的理解及其使命、方法学和行动路径。他提到,变革和创新同时意味着否定和挑战,生命健康赛道恰恰在形成这种新生态。动脉网的所求是建立一个完整的、可在未来被索引的、事实的仓库,让文字给予我们重返历史现场的可能。在持续系统的创新报道基础上,动脉网希望推动形成一些共识——基于中国庞大市场体量所形成的创新案例,在某种程度可以成为全球世界难题的中国答案;中国一定会诞生具有鲜明本土特征的世界级创新企业家等。期待与更多的创新者一起用文字建构新的商业文明,一同抒写关于生命的美妙话题。

  中国科学院院士、微生物学家、上海交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院长邓子新发表题为《以合成生物学撬动大健康科技的颠覆性创新》的主题演讲。他从 自然筛选驱动的天然产物发现路径、途径工程驱动的天然产物改造路径、学科交融驱动的天然产物创造路径、大健康产业亟待源头创新另辟蹊径 这四个板块进行了相关讲解,并提出了 用代谢工程、组合生物合成与合成生物学技术改造或颠覆传统大健康产品的研发路径 ,从而阐述了 以合成生物学撬动大健康科技的颠覆性创新 。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国际癌症研究院院长詹启敏分享了《健康中国背景下生物医药创新发展》。新时代大健康的内涵是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但我国健康事业发展仍有诸多不足之处,如自主创新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生物技术产业规模较小、产业化关键技术急需突破、科技创新与市场和社会效益脱节、产业投融资渠道不健全等。在全球前沿生物技术领域跨界融合、非线性创新、数据与智能驱动三大明显趋势显现背景下,我国医药企业应逐步向以医药为主的健康企业、以创新药为主的创新型企业、跨国企业、市场化的现代企业转变。

  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AIR)首席科学家、IEEE Fellow 马维英带来《新科学与智能新药研发》主题分享。他介绍了 AI 赋能生物医药创新的五大领域:生成式 AI(Generative AI),超大模型(Ultra large model),多模态、预训练(Multi-modal,Pre-trained),干湿闭环(Close dry-lab & wet-lab loop),自主学习(Autonomous AI),并表明生物医药领域海量多模态数据价值亟待挖掘。科学就是无尽的前沿,一切都正在开始。

  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深圳理工大学(筹)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王玉田介绍了《多肽介导降解内源性蛋白质技术在脑疾病药物开发中的应用》。他表示,中枢神经疾病医疗社会和经济负担严重,开展神经领域的创新药研究是当前重大紧迫的医疗和社会需求。脑内蛋白异常聚集和折叠与多种退行性脑疾病的发生发展关系密切,而特异性地减少该类病理性累积的毒性蛋白或阻断毒性蛋白信号通路,将对因治疗该类退行性脑疾病。随后他介绍了开发快速及可逆的靶向敲低细胞内致病蛋白技术的挑战、设想及其可行性。他认为多肽技术具备快速、可控、成药性高、更利于临床应用等明显优势,有望藉此开发针对 PD, HD, ALS 和 AD 乃至肿瘤等疾病的有效且对因治疗的一类新药。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基层糖尿病防治管理办公室主任、上海市糖尿病研究所所长贾伟平分享了《基于数字医疗的糖尿病医防融合体系的建设》。她介绍了医疗服务模式变化与数字医学发展,表明慢病协同服务促进系列政策、数字医学建设系列政策可有效提升慢病防控质量,并展示了数字医学在慢病管理中的应用案例,推荐用新型生物标记物如脂联素开展糖尿病早筛工作。最后,她还介绍了糖尿病管理新趋势,即数字医学应用:提高疗效、加强预防和教育、成本控制、增进医患互动、提高患者自主性、增强医疗可及性(偏远地区患者)。

  海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党委委员、副主任张毓辉发表了《医疗体系变革中的技术创新与政策创新 : 海南数字疗法发展》的主旨演讲,分享了海南推动数字疗法产业发展的背景、思路及最新进展情况,就《海南省加快推进数字疗法产业发展的若干措施》进行了系统解读,并表示,下一步海南将统筹两个重点,一是更好地利用数字疗法技术创新,破解长期制约卫生健康发展的难题,支撑和加入深化医改和健康中国建设进程;二是更好地利用深化医改和健康中国战略推进,加速数字疗法创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推广。

  北京大学全球健康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学部委员刘国恩分享了《老龄化背景下的健康中国展望》。他首先介绍了健康投入在宏观经济中的 最优占比 问题,如长期趋势(奢侈品)和健康投入的 最优 占比。进而又介绍了服务分工问题,如国家医改背景下的 分级诊疗 ,还阐明了现代医学及其服务体系(精细分工):全科医疗服务(社区门诊主导)、专科医疗服务(医院诊疗为主)。最后他分享了经济学角度的洞见:要进一步推动医生 多点执业 到 自由执业 的转型,变革 机构人 为 社会人 的职业定位,为全科医生提供植根社区的服务生态和职业激励。

  政策法规 Panel 环节以 中国创新药为何出海不易?路在何方 为话题,由前 FDA 高级评审员、深圳埃格林医药有限公司董事长杜涛主持,Goby Global 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 Bob Ai、祐森健恒生物医药联合创始人李劲松、上海星尘生物首席科学官陆金华、美国依生生物 CEO 邵辉、前 FDA 审批官、上海生物医药基金合伙人温弘参与研讨。

  在出海的必要性方面,虽然市场不分国内外,只看需求,但中国创新药市场与全球比太小。水大才能鱼大,企业出海是个必然,一旦成功也可顺势获得资本和外界的认可。在出海地点选择方面,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美国的资本市场容量最大,特别是生物医药板块投资者分布、资金配置丰富、上市后再融资难度低、股票交易活跃度高。从产品的角度来说,中国市场的很多疫苗产品,在很多其他发展中国家都是刚需,如狂犬病疫苗、带状泡疹疫苗、宫颈癌疫苗等在很多发展中国家渗透率都不高,市场前景非常广阔。

  在出海成功的考量上,Biotech 公司的往往难以单独开展大规模临床,需要找到靠谱的合作伙伴。另外,疾病领域也决定了 Licence out 的可能性。中国过去多集中在致死性疾病,对提高生活质量这类药物的研发投入相对较少。目前自免、肿瘤、减重、神经退行性病变这四大细分市场增长最快,是未来取得市场突破的重要推动力。基因治疗中国发展脚步已经很快,而在细胞治疗领域,CAR-T 不应盲目拓展适应症。疫苗领域,新冠疫苗的开发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研发人员,还有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技术平台和产业链提升,未来应更多关注开发疫苗的治疗潜力。

  要想让更多人关注并认真对待自身的产品,企业还需要在对外交流的一些细节上下功夫,如打磨英文邮件、建立官网英文站、及时进行英文新闻披露等。此外,保持数据的完备性和 IP 的重视度也非常重要,初创企业还应尽早拿到扎实的临床数据以提升价值和吸引力。总体而言,中国创新药工业还十分年轻,人虽然多但市场总量并不大。如果企业靠中国市场难抵研发成本,对外转让自然就成为中国创新药工业当下最重要的策略和能力之一。

  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胡旭波发表了题为《技术变革带动医疗器械创新新机遇》的主题演讲。他表示任何行业发展起来都有赖于科技进步、成本结构和运营效率三大要素。具体来讲,当年组合化学技术进步的一点火花照亮了药明康德 CRO 巨头梦,过去中国的人力、临床资源、数据等成本优势也一直存在,中国人对工作的投入在全球来说都非常少见。因此,只要中国有科技上的突破,加上成本优势和运营效率,一定会成为全球医药研发产业链里非常重要的一环。未来与医药相关的巨大科技变革极可能来自人工智能,这一点在 AI 制药领域已得到初步验证。另外,技术进步所带来的全球化能力会成为中国公司下一个十年的重要开拓方向。

  创投 Panel 环节以 ‘医疗 + 硬科技’:生命科学的下一个颠覆创新赛道在哪里? 为话题,由英诺天使基金执行董事李英杰主持,斯道资本执行董事缪轶青、元璟资本合伙人田敏、君联资本执行董事戚飞、道彤投资董事总经理林祯成、联想之星合伙人王一参与探讨。

  在创新科研成果转化方面,两类人比较容易成功,一是天生的企业家进入了科学家圈,二是创始人本身有很多的转化经历。事实上,大部分科学家还是研发思维,在产品化和商业化方面需要帮助,另外在团队组建和资本路径方面也需要多加考虑。未来 5-10 年投原始创新将成必选项,长期意义和价值重大。科研成果转化不仅需要关注高校,更需要产业界、资本界等各方深度合作互动,共同打造出中国的创新生态体系。另外,科学家创业也应具备一定的胸怀格局,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更有助于企业走得长远。

  在生物医药投资方面,当行业认知红利褪去,投资机构对企业技术端、落地性以及团队要求会比以前更加提升。大环境下行期间,有相当一部分企业需要克服资本的周期,控制好现金流和烧钱速度,生存为王。一旦穿越这个周期,好的企业自然会沉淀下来。另外,过去两年投资机构退出渠道正逐渐变窄,尤其是上市地点的受限,进而会导致产业策略出现变化。

  在消费医疗和医疗服务方面,虽然疫情提升了人们的健康意识,但行业整体仍需要应对 DRG、集采带来的冲击。以医疗服务为例,天然受医保限制的专科医院需及时调整自身的市场策略、定价策略和成本结构;可自主定价的机构就需强化自身差异化能力,让客户切身感受到服务的物超所值;自闭症康复、养老护理等受医疗监管相对较弱且公立体系涉足不多的新型服务机构则业务灵活性和自主性较好。目前该领域的主要投资细分领域包括齿科、眼科、医美、助听器、辅助生殖等。关于生命科学下一个颠覆性方向,大家分别提到医疗服务、医疗跨界技术融合、东南亚市场、国家政策响应领域、AI 机器人、商业健康险和 DRGs 对一些领域的变革性引导。

  深圳湾实验室资深研究员、科学作家、凯风创投投资合伙人王立铭发表《中国能否成为全球医药创新的新引擎?》主题演讲。他表示,和许多基础理论早已成熟的产业不同,生物医药产业的性机会往往直接来自于源头科学的突破。科学突破需要优秀的人、钱和时间,而这三者在中国本土已逐渐完备。未来中国能够向全球输出基于源头科学创新和真实临床价值的医疗产品EMC易倍。他还表示,好的科学发现本身并不必然会带来生物医药产业的崛起,仍然需要对生物医药产品的特殊属性和对中国医药生态的优劣势,有充分的理解和把握。

  浙江大学呼吸病研究所所长、呼吸病学专家、浙江大学医学院原副院长沈华浩带来《发现新病种、探索新药物》主题分享。他介绍了典型哮喘和不典型哮喘的疾病现状以及其在数十年临床工作中发现的各类哮喘疾病。正是基于其在临床工作中对疾病机理的不断探寻,目前沈华浩团队在临床上已完成 20 余项专利申请,与企业合作开发 2 个疾病靶点,致力于开发安全有效的新型药物。其中之一就是基于其团队对嗜酸性粒细胞通过 CCL6-CCR1 信号轴对哮喘炎症环路的正反馈调控新机制的首次发现,经体外实验后揭示了靶向 CCL6-CCR1 轴可用于哮喘临床治疗的新干预靶点。

  渐冻症抗争者、京东集团原副总裁蔡磊与大家连线分享《相信的力量——世界五大绝症渐冻症药物的创新探索之路》。他介绍,冻症是目前全球五大绝症之首,面临病因不明、快速发展不可逆、药效微弱、严重依赖护理等救治困境,但没有拯救生命的药物是困境之根本。目前,新药研发周期通常为 10-15 年,从研发到上市的成本约 10-30 亿美元。但对于渐冻症患者来说时间就是生命。为此EMC易倍,蔡磊发起攻克渐冻症行动,召集力量开展了渐冻症科研团队动物实验、临床试验招募、搭建起世界最大的渐冻症组织样本科研平台和基础的病例研究。此外,其团队还建立了以患者为中心的 360 度全周期大数据监测与管理平台和学术科研团队,成立公益基金以支持科学家研究、尝试推进多条渐冻症药物开发管线等工作。